张银香、蔡永良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2021年1月24日张银香、蔡永良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已关闭评论 295 2748字

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粤52民终20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银香,女,汉族,1965年2月3日出生,住广东省揭西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蔡永良,男,汉族,1963年4月25日出生,住广东省揭西县,

二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郭芬,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揭西县河婆街道客潭村民委员会,地址:广东省揭西县河婆街道客潭村。

法定代表人:蔡红星,村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翔、汪颖婷,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银香、蔡永良因与被上诉人揭西县河婆街道客潭村民委员会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揭西县人民法院(2016)粤5222民初525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上诉人张银香、蔡永良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裁定;2、指令揭西县人民法院进行实体审理;3、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已经完成初步举证责任,提交了客潭村承包土地基本情况表。一审法院在没有开庭情况下就认为上诉人没有实际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对事实认定错误。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认为人民法院只受理权利人依法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之后产生的纠纷,上诉人认为本案不适用此条法律,法院对法律的理解有误。上诉人已经以家庭承包的方式取得了相应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双方未签合同的过错在于被上诉人,但没有书面合同不影响事实合同关系的成立,上诉人向一审法院起诉只是要求确认这一事实上的土地承包关系并补签书面合同。三、一审裁定与法律设定裁定驳回起诉的立法目的不符。本案如果人民法院适用裁定驳回起诉,那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纠纷将没有任何其他的救济途径,势必会剥夺上诉人的程序和实体权利,不符合法律设定裁定驳回起诉的初衷。

被上诉人揭西县河婆街道客潭村民委员会辩称,一、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上诉人未实际取得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理由是:其一,上诉人未举证其所称的承包地的权利范围,其提交的登记表未载明所称承包土地的四至范围,权利客体不确定。其二,上诉人未提交证据证明已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取得必须经过法定程序确认,即村民大会的讨论通过。事实上本村未经过村民会议讨论确认上诉人的承包权,故上诉人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其三,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存有全村的土地承包详细情况资料。上诉人提供的登记表实际是被上诉人根据河婆镇政府下发的配额和本村村民的人数,为本村村民领取政府补助而制作的文件,不能作为村民占有土地面积和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依据。二、原审裁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且案涉土地已由国家依法征收,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争议应由有关行政机关解决,故原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正确。三、原审裁定符合法律设定驳回起诉的立法目的。本案中被上诉人与上诉人之间的争议不属于法院的受理范围,土地承包权必须经过一系列程序才能确定,不能通过审判手段处理,且上诉人完全可以也应该通过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处理解决,故原审裁定驳回起诉,告知上诉人通过其他途径解决纠纷符合立法目的。

上诉人张银香、蔡永良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原被告双方的土地承包合同关系,被告在三天内依法与原告补签书面土地承包合同;2.被告将原告经营的土地返还给原告;3.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原告以要求确认原被告双方的土地承包合同关系,被告在三天内依法与原告补签书面土地承包合同;并要求被告将原告经营的土地返还给原告等提起本案诉讼。原告围绕其诉讼请求仅提供证据客潭村农户承包土地情况登记表,该情况登记表没有明确的四至界址,无法证明原告已取得揭西县河婆街道客潭村内某一承包地的承包经营权,也未能说明其所主张拥有承包经营权的承包地的详细界址,故原告所称的承包地的权利范围无法确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下列涉及农村土地承包民事纠纷,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一)承包合同纠纷;(二)承包经营权侵权纠纷;(三)承包经营权流转纠纷;(四)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五)承包经营权继承纠纷。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未实际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向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解决。”的规定,人民法院只受理权利人依法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之后产生的纠纷,在没有取得之前,不具备民事纠纷的可诉性。原告要求确认原、被告之间的土地承包合同关系由被告与原告补签土地承包合同进而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只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村民自治原则及民主议定程序向原告所在的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指导该集体经济组织的相关行政机关提出,不能提起民事诉讼。同时,从原告提供的由揭西县国土资源局出具的《关于群众反映河婆街道客潭村客漂洋地段违规推填土的调查情况回复》及照片可看出,本案案涉土地涉及土地征收,对于在土地征收过程中出现的争议,应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同样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范围。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三)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张银香、蔡永良的起诉。

本院认为:上诉人张银香、蔡永良以其与被上诉人揭西县河婆街道客潭村民委员会存在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关系为由向原审法院起诉,并提交一份《客潭村农户承包土地情况》登记表作为主要证据。同时被上诉人也应诉答辩,并提交证据。虽然上诉人提交的登记表上记载的土地仅有面积、没有具体位置、四至不清,但原审法院在没有开庭对双方提交的证据进行审理,尚未查明事实的情况下,就裁定驳回起诉,处理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二条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揭西县人民法院(2016)粤5222民初525号民事裁定;

二、本案指令广东省揭西县人民法院审理。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林卓强

审判员 徐跃鹏

审判员 周少芬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李 辉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人民法院裁定的上诉案件的处理,一律使用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三十二条第二审人民法院查明第一审人民法院作出的不予受理裁定有错误的,应当在撤销原裁定的同时,指令第一审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查明第一审人民法院作出的驳回起诉裁定有错误的,应当在撤销原裁定的同时,指令第一审人民法院审理。
广州合同纠纷律师网)

继续阅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