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文汇商贸有限公司与广州航运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9年10月27日咸阳文汇商贸有限公司与广州航运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205 3589字

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陕01民终85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航运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黄庄北路**沙太货运站内3B03铺。

法定代表人李端领,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裴敏,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咸阳文汇商贸有限公司,住,住所地咸阳市乐育南路中段/div>

法定代表人童春玲,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喜民,陕西天之骄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州航运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航运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咸阳文汇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咸阳文汇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2014)碑民初字第04009号民事判决书,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广州航运通公司之委托代理人裴敏,被上诉人咸阳文汇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孙喜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双方约定广州航运通公司将咸阳文汇公司在金利来(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和广州泰格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购买的服装运送到咸阳文汇公司指定地点西安市南关正街95号长鑫领先国际负一层。2010年11月16日广州航运通公司出具两张运单,H.Y.T-3056197运单记载:货物名称服装,声明价值35220元,件数6件,运费138元,保险费105元;H.Y.T-3056189运单记载:货物名称服装,声明价值185万元,件数124件,运费2057元,保险费5550元;2010年11月24广州航运通公司出具H.Y.T-3056802运单记载:货物名称服装,声明价值137000元,件数12件,运费及其他271元,保险费411元。上述两份运单还记载注:托运单位对贵重物品应参加保险,在保价运输中(普通货物保价为千分之三至五),货物发生损失,承运单位协助托运单位按货物报价声明价格相关规定(免赔为人民币500元或损失额的5%)赔偿。若无保险、无保价运输的货物发生灾失按运费3倍赔付。后广州航运通公司在为咸阳文汇公司运输上述货物途中货物部分被盗丢失。2013年10月13日民太安财产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受中国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的委托对咸阳文汇公司被盗货物金额进行核损,出具保险公估报告显示货运单号3056197、3056189缺损货物核损金额为506223.80元,货运单号3056802缺损货物核损金额为116280元。咸阳文汇公司缺损货物核损金额共计622503.80元。后中国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赔偿咸阳文汇公司缺损货物损失163945.78元,咸阳文汇公司缺损货物损失458558.02元未赔付。

咸阳文汇公司于2014年11月诉至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称,其在金利来(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和广州泰格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购买的服装,双方约定由广州航运通公司负责运输,运输目的地为西安市南关正街95号领先国际大厦。2010年11月16日,2010年11月24日,广州航运通公司为其运输金利来公司服装和泰格公司服装。双方对运费、保险费、声明价值等进行约定。上述两次货物在运输途中部分丢失,经保险公司确认丢失货物数额合计为622503.80元。货物丢失后,其向广州航运通公司索赔。广州航运通公司称货物在太平洋保险公司承保,已向保险公司报案并着手提交相关理赔资料。在理赔过程中,广州航运通公司总是一再推脱,无奈其亲自与保险公司沟通协调,但因广州航运通公司未足额缴纳保险费原件等原因,保险公司仅赔付其丢失货物损失163945.78元。现请求广州航运通公司赔偿原告货物损失458558.02元;诉讼费由广州航运通公司承担。

广州航运通公司辩称,广州广通物流有限公司是咸阳文汇公司两批货物的实际承运人亦应为本案被告。其已为咸阳文汇公司托运货物向保险公司投保,因保险赔付不足部分,咸阳文汇公司应向保险公司追偿,咸阳文汇公司自行与保险公司和解,与其无关。本案系运输合同纠纷,其对咸阳文汇公司损失的赔偿责任有约定按定,而在咸阳文汇公司所投保的保险赔付不足的情况下,其的赔偿责任应以约定的运费的3倍为限,即赔偿咸阳文汇公司7548元。不同意咸阳文汇公司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咸阳文汇公司通过广州航运通公司运送货物,广州航运通公司签发运单向咸阳文汇公司指定地点运送货物,双方形成运输合同法律关系。广州航运通公司未安全将咸阳文汇公司货物运送到指定地点造成货物丢失,广州航运通公司构成违约,广州航运通公司应对咸阳文汇公司的货物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咸阳文汇公司丢失货物总额为622503.80元,因中国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已向咸阳文汇公司赔偿货物损失163945.78元,现咸阳文汇公司请求广州航运通公司赔偿未受偿部分的货物损失458558.02元,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广州航运通公司要求广州广通物流有限公司承担责任,因广州航运通公司委托广州广通物流有限公司运输该货物,该情况咸阳文汇公司不知情,咸阳文汇公司与广州广通物流有限公司并无直接合同关系。广州航运通公司要求按三倍运费承担赔偿责任,该约定系格式条款,对该条款广州航运通公司未向咸阳文汇公司明确进行解释说明,且对该条款的解释有争议,故对广州航运通公司辩称意见不予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一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广州航运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咸阳文汇商贸有限公司货物损失458558.02元。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诉讼费8178元,由被告广州航运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负担(此款原告咸阳文汇商贸有限公司已预付,被告广州航运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在支付上述款项时一并支付原告咸阳文汇商贸有限公司)。

宣判后,广州航运通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运输合同约定承运人赔偿责任限额不仅必要也是合法的。二、本案所涉上诉人运单约定内容、形式以及告知均不存在无效情形。三、其找到新的证据证明双方均未对运输合同的上诉人的赔偿责任限额约定提出异议,部分批次运输被上诉人选择了由上诉人代办货物运输保险。四、本次运输丢失事故上诉人并不是直接责任人,一审判决认可保险赔付结果损害了上诉人的利益。五、本案保险人的保险条款之免责条款约定不明,保险人的解释显然不公。故请求1、撤销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2014)碑民初字第04009号民事判决,改判为:判令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货物丢失损失人民币7458元,驳回被上诉人其他诉讼请求。2、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

咸阳文汇公司答辩称,一、本案不是保险运输属于保价运输,被答辩人应按实际损失赔偿。二、被答辩人提供的运单载明按三倍运费赔偿的内容属于免除其责任、加重被答辩人责任的格式条款,应属无效,三、限赔格式条款不能成为本案双方交易习惯。四、保险人向其赔偿后,剩余货损458558元应有被答辩人承担赔偿责任。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另查明,广州航运通公司对包含咸阳文汇公司货物的两车货物在中国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海珠支公司投保货物运输保险,保险费总计2302.22元。

本院认为,广州航运通公司与咸阳文汇公司形成运输合同法律关系,广州航运通公司在运输过程中造成部分货物丢失,该部分货物价值总额按照咸阳文汇公司进货价为622503.80元,以上事实双方均认可。中国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已向咸阳文汇公司赔偿货物损失163945.78元。对于剩余货物损失458558.02元,广州航运通公司与咸阳文汇公司的运输合同约定为保险运输方式,双方三份运单合计约定保险费用6066元,但广州航运通公司仅向保险公司投保两车货物的保险费用为2302.22元,故广州航运通公司违反合同约定未足额购买保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合同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故广州航运通公司应对咸阳文汇公司剩余货物损失458558.02元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广州航运通公司之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66元(广州航运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已预交),由广州航运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邹守鸣

审 判 员 杨晓昱

代理审判员 张 楠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郑 瑜
广州合同纠纷律师网)

继续阅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