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瀚扬广告策划有限公司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0年11月27日佛山市瀚扬广告策划有限公司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已关闭评论 29 1821字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民申53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佛山市瀚扬广告策划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岭南大道******。

委托诉讼代理人:冉茜,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敏,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佛山市禅城区城市综合管理局,住所地广东,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文华中路**>

负责人:吴莉芬,局长。

再审申请人佛山市瀚扬广告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扬公司)因与佛山市禅城区城市综合管理局(以下简称禅城区城管局)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6民终36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瀚扬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法院以“评估价值已体现广告牌初始投入及建造成本价值”从而认定“评估结论对LED电子显示屏确定的市场价值15101223元已包含了建造LED电子显示屏的成本”,将征收部门拆迁补偿款4770998元直接从15101223元中扣减,违背双方约定和评估目的,导致错误判决,应予纠正。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禅城区城管局应给予瀚扬公司两项补偿,一项补偿已明确金额且明确了赔偿单位,另一项则明确另行评估,根本没有“LED电子显示屏经营权价值”还需再扣减“LED电子显示屏所投入的硬件设备及改造工程设施价值”的意思,二审对此认定错误。《广告牌征收补偿合同》也表明对于协议没有涵盖的项目,由本案双方当事人另行协商。《资产评估业务约定书》明确约定评估目的、对象及范围,二审对评估结论的处理完全违背评估目的。按照价值评估的通行做法,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结论应当是针对评估目的、对象所作出的最终评估结论,不应再作扣减。(二)二审法院认定由瀚扬公司对经营权损失承担20%的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出让合同》的内容由禅城区城管局确定,其早已预见到可能存在城市交通规划调整将导致合同履行受阻。佛山市轨道交通工程实施导致案涉合同无法履行属于公共用地规划用途调整,二审认定系政策原因所致是错误的。因此,案涉合同无法履行的责任应全部由禅城区城管局承担。此外,评估报告的基准日是2015年7月8日,但禅城区城管局实际支付时间是评估基准日之后两年半,禅城区城管局理应承担补偿款的利息。据此,瀚扬公司请求依法予以再审。

本院认为,本案为合同纠纷。根据瀚扬公司的再审申请,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禅城区城管局应向瀚扬公司支付的案涉LED电子显示屏经营权补偿款如何确定。

因受佛山市轨道交通二号线一期工程建设的影响,案涉LED电子显示屏经营权无法继续履行,故瀚扬公司与禅城区城管局签订《补充协议》就补偿问题进行了约定,建造LED电子显示屏的费用由征收部门予以补偿,LED电子显示屏经营权的损失由禅城区城管局补充。瀚扬公司确认已收到征收部门支付的补偿款4770998元。《资产评估报告书》显示案涉LED电子显示屏经营权的市场价值为15101223元,但同时说明“本次评估对象为LED广告牌经营权的市场价值,评估价值已体现广告牌初始投入及建造成本价值。”据此,评估结论对LED电子显示屏确定的市场价值15101223元已经包含了建造LED电子显示屏的成本。依照上述《补偿协议》及《资产评估报告书》的内容,二审认定该部分LED电子显示屏建造成本价值应当在上述评估出的市场价值中予以扣除并无不当。瀚扬公司主张禅城区城管局应向其支付LED电子显示屏经营权补偿款15101223元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此外,案涉LED电子显示屏被拆除是由于佛山市轨道交通二号线一期工程建设的需要,该工程建设并不能由禅城区城管局或瀚扬公司所能预先了解和控制,因此禅城区城管局及瀚扬公司对于涉案LED电子显示屏因拆除而不能再继续履行《出让协议》均不存在过错,二审从公平原则出发,酌定由禅城区城管局对瀚扬公司的经营权损失承担80%的责任,由瀚扬公司自行承担20%的责任,且补偿款无需支付利息,亦无明显不当。综上,瀚扬公司的再审申请缺乏理据,本院予以驳回。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佛山市瀚扬广告策划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秦 旺

审判员 陈 颖

审判员 陈韶妍

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彭欣薇
广州合同纠纷律师网)

继续阅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