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国营沙田农工商联合公司与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广州迈特兴华制药厂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年10月28日245 5404字

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云法钟民初字第331号

原告:广州市国营沙田农工商联合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竹料沙田。

法定代表人:林志刚。

委托代理人:梁昊,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艳珠,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白云区良田沙田帽峰路**,企业注册号:440101000118219。

法定代表人:金怀萍。

委托代理人:王海峰,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迈特兴华制药厂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沙田

法定代表人:黎志彪。

委托代理人:朱汉平,广东法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冯志玲,广东法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东湖豪苑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越秀区东湖路****自编**

法定代表人:杨杨。

委托代理人:朱汉平,广东法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冯志玲,广东法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住所地,住所地广州市白云区竹料沙田,企业注册号:企合粤穗总字第**iv>

法定代表人:容坚行。

原告广州市国营沙田农工商联合公司与被告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远东公司)、广州迈特兴华制药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特兴华公司)、广州东湖豪苑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房产公司)、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旧远东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梁昊、黄艳珠,被告新远东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海峰,被告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朱汉平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旧远东公司下落不明,经本院公告送达民事起诉书副本及开庭传票,期满未到庭应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广州市国营沙田农工商联合公司诉称:被告旧远东公司与东莞华创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创公司)之间存在债权债务纠纷,2012年7月13日,旧远东公司向原告出具《承诺函》,承诺如果原告替其支付其欠华创公司的款项以了结其与华创公司的债权债务,旧远东公司就在2012年12月31日之前将原告支付的同等金额清偿给原告,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被告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也在《承诺函》中承诺愿意对被告旧远东公司承诺承担连带清偿保证责任,并提供了可供执行的财产清单。原告于2012年7月18日如约替旧远东公司向华创公司支付了人民币6430万元,了结了旧远东公司与华创公司债权债务关系。2012年12月31日后,虽经多次催促,旧远东公司仍然没有履行还款承诺。原告于2014年10月28日委托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向被告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被告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分别出具了《律师函》,催促其还款。被告旧远东公司于2014年11月26日向原告发送了《关于清还沙田公司担保六千肆佰叁拾万元本息的相关情况说明及承诺函》,承认了其对原告的债务,并且提供了还款方案。但时至今日该还款方案并没有实际履行。综上所述,原告按照约定向华创公司支付了6430万元,了结了被告旧远东公司与"华创公司"的债权债务关系。被告旧远东公司违反《承诺函》作出的承诺,在承诺还款时间到期后迟迟不归还欠款,其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应立即向原告履行债务。被告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应按照《承诺函》中的承诺,对被告旧远东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被告新远东公司与被告旧远东公司存在混同,应对欠原告的本案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请求法院判决:请求判令被告旧远东公司、新远东公司共同归还原告欠款6430万元及利息(利息从2012年7月18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还清之日止);被告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受理费由四被告承担。

被告新远东公司辩称:原告本案所诉的新远东公司并非原告所诉债务当中应当承责的旧远东公司。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本案纠纷的债务人应当是在1989年7月5日成立的旧远东公司,该公司的企业类型是中外合资企业,企业注册号为企合粤穗总字第002660号,该企业曾变更名称为广州中大迈特生物医药有限公司,2010年3月30日又更名为原企业名称即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旧远东公司在2006年12月8日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原告起诉由原告为旧远东公司代偿6430万元债务,是旧远东公司经营期间产生的债务。承诺函、承诺书等文件均是旧远东公司与原告签订及协商一致,其签约代表张国强是该公司的股东和前法定代表人。我司的名称虽同为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但我司于2010年7月16日成立,属于有限责任公司,企业登记号为440101000118219,与旧远东公司为不同的两家企业法人。公司的性质不一样,股东不一样,注册号不一样,我司与旧远东公司除了名称相同,没有其他任何关联。张国强不是我司的股东,也不在我们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所以,我司认为原告应当起诉在1989年成立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旧远东公司,而不是在2010年7月16日成立的新远东公司,原告起诉主体有误,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从本案来讲,被告旧远东公司于2012年7月13日出具的承诺书与我司没有任何关系。

被告迈特兴华公司辩称:经与原告协商,我司制作了最新的还款方案,我司对本案债务同意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房产公司辩称:我司认为原告现在要求我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已经超过保证期限,我司依法免除连带保证责任。根据担保法的规定,承诺书中双方没有明确约定保证期限,我司的保证期限应该为6个月,原告2015年7月7日起诉,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保证期限,所以我司的担保责任应予免除。

被告旧远东公司无答辩。

经审理查明:2012年7月13日,被告旧远东公司、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向原告出具《承诺书》,关于案外人华创公司申请广东省遂溪县人民法院执行的三案[(2010)遂法执字第61号、(2009)遂法执字第50、51号],经各方协商12月31日前将同等金额清偿给原告,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被告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愿意对旧远东公司的上述承诺承担连带清偿保证责任。

2012年7月18日,原告、华创公司、旧远东公司就上述执行案件在广东省遂溪县人民法院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原告按和解协议约定向华创公司偿还旧远东公司的债务6430万元。原告于次日将6430万元划入广东省遂溪县人民法院账户,执行和解协议履行完毕。此后被告旧远东公司未按承诺函的承诺清偿6430万元给原告,被告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没有履行其承诺的连带清偿保证责任。被告旧远东公司于2014年3月20日、11月26日就还款问题向原告发出承诺函及还款计划,承诺在2015年12月31日前还清本金,2016年6月还清利息。上述欠款6430万元本息被告旧远东公司、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至今分文未付。

另查明:旧远东公司于1989年7月5日经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登记成立,企业类型为合资经营(港资)企业,法定代表人为容坚行,企业注册号:企合粤穗总字第002660号。旧远东公司于2007年1月2日因未按规定接受年度检验被工商管理部门依法吊销营业执照。新远东公司于2010年7月16日经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登记成立,企业类型为为其他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俊洁,企业注册号:440101000118219。旧远东公司原股东为广州兴华制药厂、香港华昌行,后变更为广州力中医药有限公司、香港华昌行集团有限公司、香港力中集团(药品)有限公司。新远东公司原股东为广东新迈特医药有限公司、杨扬,2011年2月24日变更股东为广东新迈特医药有限公司、杨扬、陈炳海,2011年4月28日变更股东为杨扬、北京华夏正宇投资有限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为金怀萍。诉讼中,原告主张新远东公司与旧远东公司存在混同。根据本院向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调取的关于新远东公司成立时向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的《关于申请药品生产许可证的报告》显示,新远东公司以旧远东公司的名义向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申请《药品生产许可证》,报告中称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在1989年4月成立,2005年换发生产许可证时由于生产车间尚无GMP证书,没有获得换发新的生产许可证,公司在2006年底重组,经过努力按GMP标准完成车间改造,故申请药品生产许可证等。新远东公司于2010年4月23日向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药品生产许可证》申请表,其中记载的企业名称为新远东公司预登记的企业名称,法定代表人为杨俊洁,新远东公司组织机构中12名主要岗位负责人全部在旧远东公司任职,在新远东公司继续其职位。新远东公司在2010年4月23日填写的《药品生产许可证登记表》记载,企业名称为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企业类型为股份制;成立时间为1989年4月6日,最近更名时间为2010年2月26日;法定代表人为杨俊洁;原药品生产许可证编号为粤XZz20010070(旧远东公司原药品生产许可证编号)等。新远东公司向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的上述资料均加盖旧远东公司印章。2010年6月2日,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新远东公司核发《药品生产许可证》。

诉讼中,原告提供了新远东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其中有广州市公安局竹料派出所出具的证明,证实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的《药品生产许可证》所写注册地址"广州市白云区竹料沙田"与"广州市白云区良田沙田帽峰路44号"实际上属于同一地址。原告提供了2014年10月28日向被告房产公司发出的律师函,拟证实原告已于2014年10月28日向被告房产公司主张权利。被告房产公司对该律师函认为无法确认。

以上事实,有执行和解笔录、收款收据、电汇凭证、承诺书、律师函、还款计划、关于申请药品生产许可证的报告、药品生产许可证登记表、药品生产许可证、工商登记资料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旧远东公司、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于2012年7月13日向原告出具《承诺函》,承诺对原告向案外人华创公司承担保证责任清偿的金额,旧远东公司将在2012年12月31日前将同等金额清偿给原告,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被告迈特兴华公司、房产公司愿意对旧远东公司的上述承诺承担连带清偿保证责任。原告提供了执行和解笔录、收款收据、电汇凭证等证据证实原告已于2012年7月19日按照执行和解笔录的要求履行向华创公司支付6430万元的义务,原告据此要求被告旧远东公司按照承诺书的约定履行还款付息的义务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旧远东公司应当支付原告6430万元及利息(利息从2012年7月1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还清之日止)。被告迈特兴华公司对于原告主张其承担连带责任没有异议,故本院对原告该部分诉讼请求亦予支持。关于被告房产公司的担保责任问题,因被告房产公司作为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向原告出具的承诺函中没有约定保证期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原告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而涉案主债务的履行期限于2012年12月31日届满,没有证据证实原告在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六个月内向被告房产公司主张权利,故被告房产公司的担保责任因此免除,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房产公司对本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予以驳回。关于被告新远东公司应否对本案债务承责问题,本院认为,新远东公司向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的申请药品生产许可证的申报材料及工商登记资料清楚反映了新、旧远东公司在企业名称、经营地址、公司人员、生产设备实施等方面存在混同,新远东公司的药品生产许可证以旧远东公司名义申报,申报材料中反映新、旧远东公司的关系为重组和更名,故本院认定被告新、旧远东公司实为混同企业,新远东公司应对旧远东公司的本案债务共同承责。被告旧远东公司下落不明,经本院公告送达民事起诉书副本及开庭传票,期满未到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被告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企业注册号:企合粤穗总字第002660号)、广州远东制药有限公司(企业注册号:440101000118219)共同给付原告广州市国营沙田农工商联合公司6430万元及利息(利息从2012年7月1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还清之日止)。

二、被告广州迈特兴华制药厂有限公司对判决第(一)项负连带清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广州市国营沙田农工商联合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422617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均由被告旧远东公司、新远东公司、迈特兴华公司共同负担,并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伟均

人民陪审员 萧春红

人民陪审员 林润兰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日

书 记 员 雷恩儿
广州合同纠纷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