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天源实业有限公司与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穗丰经济联合社、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民委员会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2020年6月28日广州市天源实业有限公司与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穗丰经济联合社、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民委员会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已关闭评论 23 5861字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粤01民初555号

原告:广州市天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黄埔区黄埔大道**天源商厦。

法定代表人:温良,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智群,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耀明,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穗丰经济联合社(以下简称穗丰经济社),住所,住所地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div>

法定代表人:温新来,该社总经理。

被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穗丰村委会),住所,住所地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div>

法定代表人:温汉洪。

两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成智军、董立凡,广东维永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天源公司与被告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天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智群、邹耀明,被告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成智军、董立凡及被告穗丰经济社的法定代表人温新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天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l、判令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将穗丰村(天源公司水厂以南西边,广河高速以东的)仍有六亩八分土地,立即交付给天源公司使用。2、判令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无条件配合天源公司完成150亩征用土地使用权的相关手续。3、判令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连带赔偿天源公司合同违约损失款人民币102044499.62元。4、确认以下协议书合法有效继续履行:1999年9月29日签订的《合同》和2005年1月28日签订的《征地协议书》各一份,2003年4月25日签订的《征地协议书》两份,2008年8月6日签订的《补充合同》一份以及2009年12月30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一份,以上协议约定具有法律效力,应继续履行。5、判令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立即停止对天源公司土地的侵权、干扰和排除妨碍等违法行为。6、确认天源公司已向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付清237.642亩征用土地款、青苗款、迁移坟墓补偿费等全部费用,天源公司无需再向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支付任何费用。7、判决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向天源公司出具相关证明手续(包括但不限于已收取征地费证明、已履行协议书或合同义务证明等),以便天源公司向税务机关申领税务发票。8、判决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依照广州市民政局、白云区民政局等政府机关的规定及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承诺书之约定,将征用土地范围区域的剩余8座坟墓限期全部迁移。9、判决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不得非法干扰天源公司对征用土地进行挖土平整土地、实施三通一平。10、本案诉讼费由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承担。事实和理由:经当地政府批准,从1998年开始天源公司在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所在地投资征地办厂,并与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签订征地补偿协议。1999年9月29日,经当地政府批准同意,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愿意提供转让其土地地名为“三片冗(隆)”的旱坑山坡荒山的100亩给天源公司开发矿泉水行业之用,为此,天源公司、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签订以土地转让为内容的《合同》,《合同》主要约定“三片冗(隆)”约100亩的旱荒山转让给天源公司使用70年,天源公司向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支付土地转让补偿价每亩2.5万元,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无条件配合天源公司日后办理正式国家征用土地手续,天源公司无需再补偿任何费用给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2003年4月25日,根据市规划局和国土局的批准,天源公司、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签订两份《征地协议书》,约定征用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土地,第一块地为34.05亩(国土规划征号为“穗规地征字【2001】第278号”,国土证号为穗府国用[2008]第011000**),第二块地为58.38亩(国土规划征号为“穗规地征字【2002】第142号”,国国土证号为穗府国用(2013)第141100**,征地补偿款按《征地协议书》的条款计算。双方为了持续办理征地手续,在“三片冗(隆)”100亩地块出让的基础上,于2005年1月28日新签订《征地协议书》,约定土地面积为150亩(因1999年9月29日签订转让合同规定面积按实测为准的规定,所以为150亩),约定水田每亩5.5万元,旱地每亩2.5万元标准土地补偿。2005年3月份,双方三份《征地协议书》签订后,用地面积土地全部划清,三份《征地协议书》的土地面积共242.51亩,双方确认土地界线(界桩)砌筑四栋厂房办公楼和一栋宿舍和长二公里多、高三米的围墙以及三栋铁屋仓库。天源公司同时按协议的履行了支付全部242.51亩面积的征地补偿款的全部义务。2008年8月6日,天源公司就对之前所签的《补充协议书》三份协议面积和未尽事宜签订《补充合同》约定整块地总计面积为242.51亩。2009年12月30日再次签订《补充协议书》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确认所有征地补偿款巳全都付清,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不得以任何方式和理由要求天源公司支付任何费用,双方债权债务已经消灭,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还于当天出具《承诺书》再次确认。至此,天源公司履行了《合同》和三份《征地协议书》、《补充合同》以及《补充协议》合同共陆份所有约定全部支付征地补偿费的义务。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多年来不予配合天源公司办理征地等手续,强行单方要求增加每亩3.1万元的征地补偿费,否则不给天源公司动工建议和配合办理相关的征地手续,仍有部分土地不按合同约定交付给天源公司,暴力非法阻止天源公司清运山体滑坡倾滯淤泥和施工建设和生产经营,导致天源公司在征地协议书、补充合同、补充协议约定土地范围的投资1.5亿多的项目至今无法产生再发展的生产经营,据初步统计造成损失人民币肆亿元以上,导致至今仍有协议、补充协议、合同约定范围内的150亩的土地未办好征地手续。综上,请求法院判如所请。

被告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共同辩称:穗丰村委会并非经济组织,不应作为合同的主体被诉;涉案地块已交付天源公司,不存在没有交付的情形;双方签订的约150亩的征地协议属于无效合同;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不存在违约行为,不应支付违约金,且违约金标准过高;坟地不属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无责任进行迁移;穗丰经济社、穗丰村委会确实阻止天源公司对150亩没有征地手续的土地进行使用,不存在干扰的情形。

经审理查明:1999年9月29日,穗丰经济社[转让(出租)土地方,甲方]、天源公司[受让(租用)土地方,乙方]签订《合同》,约定:甲方愿意提供出租和转让位于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十社三片隆旱坑荒山土地约100亩,给乙方开发建设饮料、机械、矿泉水等其它行业之用,转让期限从2001年10月1日至2070年9月30日止,共70年(其中1999年10月1日至2001年9月30日为建厂时间,不计入合同期限70年时间)。乙方一次性补偿山地荒田70年土地租金和转让价等合计每亩2.5万元给甲方(其中青苗、山坟、鱼塘、林地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的手续费用由乙方支付),在甲、乙双方努力下办妥给乙方单位正式国家征用土地手续时,乙方无需再补偿任何费用给甲方(包括土地、青苗、矿泉水管理费以及其它一切费用)。甲方应无条件负责办理乙方兴建工厂立项征地的各种手续(包括出具任何有关证明,不得以任何理由不予盖章、不予合作,应全力协助乙方办理各项征用地手续等)。甲方在合同期内无法把100亩市规划局红线正式办妥给乙方,如遇国家和其它单位征地,其土地、财产等一切补偿归乙方所有。合同签定生效后,合同内的山地、荒地100亩(具体位置按双方盖章的图纸为准)土地使用权合同期内属于乙方所有,甲方从合同生效之日起不再拥有土地使用等所有权益。如甲方在租用土地、转让土地等中途如反悔或违约,除应赔偿乙方总投资款外,第一年甲方应按乙方总投资款的百分之一百赔偿给乙方,第二年甲方按乙方总投资款的百分之二百赔偿给乙方,第三年及以后每年依此类推由甲方计算赔偿金额给乙方。1999年9月30日,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农村承包合同管理办公室对上述合同出具《鉴证书》予以鉴证。

2003年4月25日,天源公司(甲方,征地方)、穗丰经济社(乙方,被征地方)签订《征地协议书》,约定:甲方因建设需要用地,经广州市规划局批准“穗规地证字[2001]第278号”文规划用地许可证及广州市国土局批准,征用乙方在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土地一块约34.05亩,甲方同意每一亩补偿5万元给乙方(此款含土地补偿费、青苗补偿费、劳动力安置补偿、镇政府以下的各种费用、水利设施补偿费、村企业基金费、教育费等),合计约170万元正(具体按实际面积计算实际土地补偿款)。甲方从征地开始后,征用的土地的一切权属归甲方所有(按国家规定使用年限内使用)。如乙方违约,按双方签订合同之日起,应赔偿甲方投资总款和银行利息的损失,并每天按投资利息总金额的万分之五的违约金支付给甲方。同日,双方又签订一份《征地协议书》,约定:甲方因建设需要用地,经广州市规划局批准“穗规地证字[2002]第142号”文规划用地许可证及广州市国土局批准,征用乙方在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土地一块约58.38亩,其中耕地面积13.8亩,每亩按5万元计算征地费,其它山坡地每亩按2万元计算征地费,合计补偿款约200万元正(具体按实际面积计算实际土地补偿款)。甲方从征地开始后,征用的土地的一切权属归甲方所有(按国家规定使用年限内使用)。

2005年1月28日,天源公司(甲方,征地方)、穗丰经济社(乙方,被征地方)签订《征地协议书》,约定:甲方因建设需要用地,征用乙方在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三片冗(经广州市规划局批准“穗规地证字[2002]第142号”文规划用地许可证及广州市国土局批准红线)以北土地约150亩,计算面积以广州市城市设计勘测量面积为准。甲方同意水田(耕地)约10亩每亩按5.5万元计算征地费,旱地、荒山按每亩2万元计算征地费,土地补偿合计约200万元下(具体按实际面积计算实际土地补偿款)。双方签订合同之日起,征用的土地的一切权属归甲方所有(按国家规定使用年限内使用),乙方不再拥有使用权。如乙方违约,按双方签订合同之日起,应赔偿甲方投资总款和投资总额的银行贷款利息的损失(即乙方每天按投资总金额和投资总金额的银行贷款利息累计总金额的万分之五的违约金支付给甲方)。

2008年8月6日,穗丰经济社(甲方)、天源公司(乙方)就上述2003年4月25日双方签订的两份《征地协议书》、2005年1月28日签订的一份《征地协议书》的土地面积确定和未尽事宜签订《补充合同》,约定:本合同所征山地、水田面积、方位、范围详见双方附图盖章和目前乙方实砌围墙为准,水田合计72.205亩、山地(旱地)合计170.305亩,总计山地、水田共242.51亩。征地年限按原来签定合同不变[(1)旱坑1999年开始起算(2)三片隆(冗)从2005年1月28日开始计算(3)天源长寿村南片鲤麻头从2003年4月25日开始计算]使用期限共计70年,此70年所有土地权属乙方所有,一切土地所有权与甲方无关。除补充条款外,其它仍按原合同规定执行。

2009年12月30日,天源公司(甲方)、穗丰经济社(乙方)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甲方同意在2009年12月31日之前将双方签字盖章认可的余款人民币688630元付款后,则甲方征用乙方土地的所有款项已经全部付清给乙方,甲方征用乙方的土地债权和债务关系消灭,乙方不得再以任何理由、以任何形式、通过任何方式向甲方要求支付任何款项。乙方必须在2010年5月1日之前将甲方土地范围内的坟墓(仍有8座)全部迁移干净,否则甲方视无坟主处理,一切法律和经济责任由乙方负责。双方一致确认对2009年12月24日双方盖章认可的结算金额绝无异议,不再反悔,不再重复计算金额。当日,穗丰经济社收到天源公司征地剩余结算款688630元并出具《白云区农村专用收据》。

另查明:天源公司于2003年4月25日与穗丰经济社签订了两份《征地协议书》后,已先后取得了相关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权证、房产证等。而双方于2005年1月28日签订了《征地协议书》后,至今未能取得相关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权证、房产证等,广州市白云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亦证明:未收到开展用地报批的相关申请,区土地开发中心是代表区政府负责统一组织实施国有、集体土地和房屋征收储备工作的唯一合法主体,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开展规划国土及征收储备手续。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天源公司与穗丰经济社于2003年4月25日签订的两份《征地协议书》涉及的土地,以及双方于2005年1月28日签订的《征地协议书》涉及的土地,实为天源公司用于建设用地的一个整体,双方为此于2008年8月6日就上述《征地协议书》的土地面积确定和未尽事宜签订了《补充合同》。上述涉案土地均是农村集体土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而双方于2003年4月25日签订的两份《征地协议书》涉及的土地均已先后取得了相关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权证、房产证等,均已进行非农业建设。但双方于2005年1月28日签订的《征地协议书》涉及的土地至今未开展用地报批的相关申请,至今未能取得相关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土地使用权证等,广州市白云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证明区土地开发中心是代表区政府负责统一组织实施国有、集体土地和房屋征收储备工作的唯一合法主体,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开展规划国土及征收储备手续。在此情况下,上述涉案土地作为一个用于建设用地的整体,应由双方向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处理,双方在行政主管部门对涉案土地及其地上建筑物、构筑物或其他设施进行处理后,可就因履行合同而发生的财产纠纷再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广州市天源实业有限公司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

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韩志军

审判员 郭东升

审判员 刘 卉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二日

书记员 党春婷

林飘云
广州合同纠纷律师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