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倩婷、余英荣与欧振雄、上海望宝师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年8月2日232 4848字

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111民初12921号

原告:邱倩婷,女,汉族,1978年6月21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肇庆市高新开发区,经常居住地广东省白云区。

原告:余英荣,男,1957年12月13日出生,香港居民,

上述两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智、周建森,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欧振雄,男,1956年7月5日出生,香港居民,

被告:上海望宝师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金山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XXXXX。

法定代表人:王奉珠。

上述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宏伟,上海中沃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邱倩婷、余英荣与被告欧振雄、上海望宝师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望宝师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0月1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邱倩婷、余英荣的委托代理人李智,以及被告欧振雄、望宝师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宏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邱倩婷、余英荣共同诉称:原告与被告于2015年12月1日签订了一份《购销合同》,约定由两被告以每张25美元的CIF价格向原告供应2900张驴皮,合同总金额为72500美元。合同约定原告在签订合同时支付40%的货款,即29000美元,在见提单及其它单据后支付40%的货款,在货物到目的地并经检验机构出具报告后支付余下的20%货款。在合同签订前的2015年11月16日,原告已经支付被告欧振雄定金15000元。合同签订后,原告即按2015年12月1日当天美元汇率用人民币185547.8元支付了相当于40%的货款到户名为被告欧振雄的工商银行账户内。2015年12月12日,被告欧振雄向原告提交了一套符合合同内容要求的提单和相关票据,原告于2015年12月15日按合同约定按当天美元汇率用人民币187441.5元支付了第二期40%的款项。被告欧振雄声称船将于2016年1月10日到香港,2016年1月5日,被告欧振雄要求原告付清余款,原告坚决不同意,要求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被告欧振雄随即声称货物的文件有问题,不能按期交货。上述全部款项均是由邱倩婷支付的。原告对两被告产生怀疑,要求两被告退款,经多次催促,被告欧振雄与原告于2016年4月11日签订了《退款协议》,约定被告欧振雄须于签订该协议之日起两个月内退还原告435194.3元,逾期须按每日千分之三的标准向原告支付违约金。《退款协议》签订后,被告欧振雄只退还原告8万元的款项,尚欠原告355194.3元未退还,后又于2017年2月15日归还原告18万元。被告逾期付款,须按约定的违约金标准向原告支付违约金。在协议履行过程中,均是由被告欧振雄与原告接洽及收取款项,实际上由被告欧振雄履行有关合同和协议,被告望宝师公司在《购销合同》上盖章,应当对被告欧振雄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欧振雄退还原告175194.3元以及从2016年6月11日起以355194.3元为本金,按每天千分之三计算违约金至2017年2月15日止;从2017年2月16日起以175194.3元为本金,按每天千分之三计算违约金至实际清偿之日止;2.被告望宝师公司对被告欧振雄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两被告承担本案所有的诉讼费用。

被告欧振雄、望宝师公司共同辩称:本案涉案合同的相对方是望宝师公司,而并非欧振雄本人,《退款协议》是欧振雄受望宝师公司指派到广州处理后续,代表公司签署的协议,由于欧振雄是香港居民,对内地法律不了解才签署了《退款协议》。即使涉案款项应由欧振雄承担,但每日千分之三的违约金计算标准过高,我方申请法院调低违约金。另外,望宝师公司已还款18万元。

经审理查明:2015年12月1日,邱倩婷、余英荣(买方)与望宝师公司、欧振雄(卖方)签订《销售合同》,约定卖方向买方提供盐干驴皮2900件,单价为到岸价25美元;付款条件为合同签约后付款40%,等于29000美元,见提单及其他单据后另付款40%,等于29000美元,货物到目的地后,买方须在CIQ报告出具后的7个银行日内支付剩余的20%货款给卖方;买方指定的卸货港为CIF香港;起运港为南非的德班港口,或是卖家指定的其它安全港口,卖家有权提前于本协议约定的交货日发货,但须提前告知本协议规定的各方并征得各方同意;如卖方迟延交货超过10天,买方有权解除合同,买方解除合同的,卖方应当全额返还已付款,并承担合同总金额10%的违约金;若一方不能遵照合同履行约定的,则受损方可以选择向违约方提出违约赔偿;如因本协议发生争议,提交中国大陆地区的人民法院裁决,适用中国大陆地区法律;银行详细信息:受益人AuDannyChunHung;银行账号11×××33;银行名称HSBC等。该《销售合同》卖方处有望宝师公司的公章以及欧振雄的签名,买方处有邱倩婷、余英荣的签名。

2015年11月16日,邱倩婷通过其中国农业银行的账户向欧振雄转账15000元;2015年12月1日,邱倩婷通过其平安银行账户向欧振雄转账185547.8元;2015年12月15日,邱倩婷通过其平安银行账户向欧振雄转账187441.5元。邱倩婷合计共向欧振雄付款387989.3元。庭审中,欧振雄表示上述款项是其代望宝师公司收取的。

2016年4月11日,邱倩婷、余英荣(甲方)与欧振雄(乙方)签订《退款协议》,约定:因乙方未能履行2015年12月1日与甲方签订的《购销合同》,双方就乙方退还甲方的预付款项事宜达成协议如下:一、乙方确认应退回甲方435194.3元,该款项包括甲方预付的387989.3元货款,以及合同约定的违约金47205元;二、乙方承诺在签订本协议之日起两个月内退清所有款项至甲方指定的以下银行账号:开户行:平安银行广州中石化大厦支行;户名:邱倩婷;账号:62×××36;三、如果乙方延迟退款,自延期之日起按延期付款金额每天千分之三的标准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四、在履行协议过程中出现的争议交由甲方邱倩婷的经常居住地(广州市白云区)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依法裁决等。该《退款协议》甲方签名处有邱倩婷、余英荣的签名,乙方签名处有欧振雄的签名。

2016年6月13日,欧振雄通过其招商银行的账户向邱倩婷退还款项共计80000元。庭审中,欧振雄表示其于2017年2月15日通过其个人账户向邱倩婷退还款项18万元,两原告对此予以确认。

2017年1月13日,望宝师公司出具《情况说明》,记载涉案的买卖合同是该单位与原告签署,由经办人欧振雄办理,因被南非供货方欺诈而实际无法履行合同,之后该单位安排欧振雄到广州与原告协商处理后续事务,因协议在广州签署,该单位全权授权欧振雄代表公司处理,此合同相对方是该单位,非欧振雄本人,欧振雄办理与该合同相关的事物均是代表该单位的职务行为,此合同义务不应当由欧振雄承担等内容。庭审中,两被告表示欧振雄在望宝师公司担任经理。

以上事实,有《销售合同》、银行转账凭证、《退款协议》《情况说明》以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由于原告余英荣、被告欧振雄均为香港居民,故本案依法属于涉外商事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民事诉讼,必须遵守本法,本案属于在我国领域内进行的民事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本案中,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和《退款协议》中约定因履行协议过程中出现的争议交由邱倩婷的经常居住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管辖,而邱倩婷的经常居住地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故本案应由本院管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涉外合同的当事人可以选择处理合同争议所适用的法律,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中,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中明确约定处理涉案合同争议所适用的法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且本案原告邱倩婷的经常居住地和被告望宝师公司的注册地址均在我国内地,故本院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为解决本案争议的准据法。

邱倩婷、余英荣与望宝师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有《销售合同》、银行转账凭证、《情况说明》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在无其他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予以确认。邱倩婷、余英荣支付货款共计387989.3元的事实有银行转账凭证予以证实,且欧振雄、望宝师公司亦当庭予以确认;邱倩婷、余英荣与欧振雄签订《退款协议》约定,欧振雄应自2016年4月11日起的两个月内退还两原告款项共计435194.3元,欧振雄确于2016年6月13日退还款项8万元,后又于2017年2月15日退还款项18万元,邱倩婷、余英荣亦当庭予以确认,故在无其他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对上述事实均予以确认。现邱倩婷、余英荣要求望宝师公司退还剩余款项175194.3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根据双方签订的《退款协议》约定,如乙方延迟退款,应自延期之日起按延期付款金额每天千分之三的标准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因《退款协议》中约定的数额已实际包含望宝师公司未依约履行《销售合同》而产生的违约金,故上述违约金计付方式的约定应认定为双方对望宝师公司逾期支付剩余款项的利息计付方式的约定。因双方约定的逾期利息的计付标准过高,且邱倩婷、余英荣未提交证据证实其因望宝师公司逾期支付剩余款项对其造成的实际损失情况,故本院对逾期利息的计付标准调整为按年利率24%计算,自2016年6月11日起,以355194.3元为本金计付至2017年2月15日止;自2017年2月16日起,以175194.3元为本金计付至上述款项实际清偿之日止。

关于欧振雄是否应对望宝师公司的上述款项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问题。本案中,虽然望宝师公司表示欧振雄的行为均是代表公司实施的,但涉案《退款协议》上仅有欧振雄的签名,并无望宝师公司的盖章,且欧振雄实际利用其开设的个人账户收取款项,邱倩婷、余英荣的部分货款亦是欧振雄通过其个人账户退还的,已造成欧振雄的个人财产与望宝师公司财产实际混同,举证期限内,欧振雄未提交证据证实其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之外,故本院认定欧振雄应对望宝师公司的上述款项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二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条、第三十四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望宝师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邱倩婷、余英荣退还款项175194.3元以及利息(利息按年利率24%计算,自2016年6月11日起,以355194.3元为本金计付至2017年2月15日止;自2017年2月16日起,以175194.3元为本金计付至上述款项实际清偿之日止);

二、被告欧振雄对上述第一项判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邱倩婷、余英荣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8082元,由被告欧振雄、上海望宝师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共同负担(上述受理费已由原告邱倩婷、余英荣预交,本院不作退回,两原告同意由两被告负担部分于上述履行期内向其迳付)。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余英荣、被告欧振雄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原告邱倩婷、被告上海望宝师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宫晓凝

人民陪审员 刘葵生

人民陪审员 聂清玉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孙伟哲
广州合同纠纷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