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永宁与广州市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广州市宝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7日司徒永宁与广州市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广州市宝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16 3689字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105民初9397号

原告:司徒永宁,男,1953年12月31日出生,汉族,住广州市海珠区。

被告一:广州市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越秀区寺右新马路南二街四巷**。

诉讼代表人:蔡海宁,广州市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财产清算组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王蕾,为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冠华,为公司员工。

被告二:广州市宝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海珠区江南大道中**新疆证券大厦****。

法定代表人:杨休。

原告司徒永宁诉被告广州市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广州市宝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司徒永宁、被告一的委托代理人王蕾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二下落不明,经本院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传票等,期限届满没有参加诉讼,本院依法对两被告进行了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广州市海珠区宝岗大道穗龙一街4号806房(下称“涉案房屋”)是被告一与原告的母亲马秀贞于1997年5月6日签订的《广州市房屋拆迁安置协议》和《广州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拆除了原有的广州市海珠区同福中路龙新北巷15号房屋后,安置补偿的回迁房,并于2000年已经回迁入住。涉案房屋是产权调换,是具有合法手续的回迁房,现涉案房屋是原告合法财产。上述两份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合同,且原告已经实际回迁并且占有、使用房屋,对部分增大面积缴纳了相应的购房款,已履行完毕协议项下的义务,两被告理应为原告办理房地产所有权证登记。另,涉案房屋被查封后现在法院作出裁定中止执行。因此,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起诉要求:1、两被告协助原告办理海珠区宝岗大道穗龙一街4号806房的产权登记及领取房屋产权证手续;2、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一辩称:1、2017年8月22日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被告一强制清算一案,并指定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担任被告一的清算组,现在被告一仍处于强制清算程序中。2、原同福中路龙新北巷15号房屋由被告一负责拆迁并负责相关安置补偿工作,马秀贞是被拆迁人,马秀贞的房屋被拆迁后,被安置到海珠区××大道××街××、××、808房屋,安置房屋面积109.6451平方米。但由于当时掌控被告一及负责案涉拆迁安置补偿工作的被告一原负责人员现均无法取得联系,清算组至今未见到/取得被告一的财务专用章圆形印鉴,也未能取得被告一的账册,故无法确认被告一是否已实际收到马秀贞就安置房屋增大面积所缴纳的购房款。此外,原告与马秀贞之间的亲属关系是否真实、原告是否有权合法继承案涉房屋产权,被告一也无法确认。若经法院查明上述事实,则被告一同意协助原告办理涉案房屋的房地产权属证书。

被告二没有到庭提出抗辩意见及证据。

经审理查明:被告一在1995年经市国土局的批准,征用海珠区龙田街以东地段及龙田直西侧地块作为商住楼项目建设。其中第一期已建成一幢11层的商住楼(即穗龙花园)。被告二是被告一为开发建设该地块而设立的项目公司。

原海珠区同福中路龙新北巷15号房屋的产权登记在马秀贞名下。

1997年5月6日,马秀贞(乙方)与被告一(甲方)签订《广州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约定:乙方同意甲方拆除海珠区同福中路龙新北巷15号房屋;甲方将自有的海珠区同福中路新建回迁楼第3、5层楼、位置北向的自有房屋,建筑面积109.6451平方米,用作拆除乙方原址房屋后的产权调换(补偿);(第三条)对于原址与回迁房屋的面积差异,乙方付给甲方226975.3元,并于2001年12月31日前付清;甲方应在2001年12月31日将自有房屋交付给乙方;甲方依照本协议将自有房屋移交乙方时,甲方应提供房屋的有关用地、报建、建筑质量、验收等证件,并会同乙方向市房地产登记所申请,办理产权登记和领取房地产所有权证手续。所需的登记费用、由甲方负责;等。上述协议书已在房管部门登记备案。同日,马秀贞(乙方)与被告一(甲方)又签订《广州市房屋拆迁安置协议》,约定:甲方拆除同福中路龙新北巷15号的房屋;甲方应于2001年12月31日前在海珠区同福中路新建回迁楼第三、五层,产权自有的房屋,建筑面积109.6451平方米,安置给乙方回迁居住;其它事项:……回迁房分三个单元:三楼东梯第二、第三单元,五楼东梯第三单元,各建筑面积不少于36.548平方米……乙方购房款共62827.5元……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第三条所定金额作废,乙方购房款以房屋安置协议为准;等。再同日,被告一立下《保证书》载明“我公司保证海珠区同福中路龙新北巷15号业主马秀贞回迁面积109.6451平方米。所交购房款按安置协议所签的62827.5元不变”。

1999年3月15日,马秀贞(乙方)与被告一再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原双方签订房屋的补偿协议书和安置协议书,乙方回迁三、五楼北向。现经双方友好协商,乙方同意回迁五、八楼北向,建筑面积109.6451平方米。

上述协议签订后,原告回迁至宝岗大道穗龙一街4号806房居住至今。

据广州市海珠区公证处(98)穗海证民字第3850、3851号共两份《公证书》记载,司徒深、马秀贞(两人为夫妻关系)于1998年7月24日分别在广州市海珠区公证处立下《遗嘱》:原座落于广州市同福中路龙新北巷15号房屋现拆迁补偿为同福中新建回迁楼第三层及第五层共三个单元,上述房屋是其夫妻的共有财产,各占二分之一份额。现立下遗嘱,上述回迁房三楼东梯第二单元由儿子司徒彪继承,第三单元由儿子司徒永宁继承,五楼东梯第三单元由女儿司徒碧芳继承。后司徒深、马秀贞分别于2000年6月、2015年1月去世。

原告因涉案房屋至今未取得房产证,遂提起本案诉讼。诉讼中,原告为证明马秀贞向被告一支付房屋面积差款62827.5元的事实,提交两张由被告一开出的《收款收据》证据,被告一表示对其真实性由法院依法认定。

另查:本院曾因执行查封了被告二所有的包括涉案房屋在内的房产。原告对查封提出异议。经审查,本院于2017年9月25日作出(2017)粤0105执异165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中止对涉案房屋的执行。2018年1月29日本院作出(2002)海经执字第399号之十九执行裁定书,裁定解除对涉案房屋的产权的查封。

房管部门出具的《广州市不动产登记查册表》记载:海珠区龙田街以东及龙田直西侧的所有权人为被告二。

再查,在已生效裁判文书查明: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以穗国房协查[2015]59号、穗国房协查[2015]102号作出复函,载明:一、来函查询房屋涉及穗龙花园项目,由广州市宝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领有980269号预售证和统字603397号国土证,整体未办初始登记,已纳入我市在册的历史遗留问题办证难楼盘。……。另调阅该档案,广州市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曾出具门牌证明,实测地址穗龙一街4号对应为B栋,A梯实测地址对应为穗龙一街6号。

2017年8月22日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粤0104清申1号决定书,载明:本院于2017年8月22日裁定受理广州市水泊经济贸易有限公司申请广州市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强制清算一案,现依法指定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负责人:蔡海宁)为广州市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清算组。

本院认为:涉案《广州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和《广州市房屋拆迁安置协议》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合同。马秀贞已死亡,其在上述合同的权益由原告等继承人承继。按照上述协议约定,马秀贞将其自有房屋交由被告一拆除,被告一将该地段新建回迁楼的自有房屋用作拆除马秀贞原址房屋后的产权调换(补偿)。现被告一已安排原告回迁至穗龙一街4号806房,被告一理应为原告办理产权调换(补偿)手续并协助原告将该房屋产权过户至原告名下;被告二是被告一为开发建设该地块而设立的项目公司,现涉案房屋登记在被告二名下,故被告二同时有协助办理过户的义务。原告对马秀贞向被告一支付房屋面积差款62827.5元的事实,提交了两张由被告一开出的《收款收据》证据证明,本院依法予以认定。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广州市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广州市宝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协助原告司徒永宁办理广州市海珠区宝岗大道穗龙一街4号806房产权登记及领取房地产所有权证手续。

本案受理费100元,由两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次日起七日内按本案判决确定的一审案件受理费同等金额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胡泳贤

人民陪审员 王穗仪

人民陪审员 彭 海

二〇一八年三月七日

书 记 员 封 露

林润华

继续阅读
avatar